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正文

中国福彩网双色球预测: 推動構建大扶貧格局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2019-05-28 00:00:00 智能朗讀:

辽宁站中国福彩网 www.ialml.com

    瞿靜

    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堅持構建大扶貧格局,注重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深入實施東西部扶貧協作,重點攻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任務,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做到脫真貧、真脫貧。大扶貧格局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提出精準扶貧理念后的又一重大的理論創新。在新時代新形勢背景下,面對脫貧攻堅中最難啃的“硬骨頭”,僅靠政府和行業是無法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還需進一步凝聚起強大的扶貧工作合力,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講的構建以項目、行業、社會等多方力量為支持,推動形成政府、市場和社會協同推進的大扶貧格局。而要構建大扶貧格局,明晰總書記講話精神的深刻理論含義與梳理其發展脈絡是前提。

    大扶貧理念繼承了馬克思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的哲學智慧

    首先,大扶貧格局繼承了馬克思關于實踐的觀點。他強調通過實踐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實現人的主觀世界與客觀世界具體的歷史的相結合。因此,大扶貧格局的動力因素不僅包括外部的對口支援和政策扶持,還包括激發貧困人口的內生性發展動力。大扶貧除了從供給端調整結構,在需求端也主要依靠人民群眾,喚醒貧困人口自力更生的精神,破除“等、靠、要”等思想。正如習近平在寧德工作時對貧困人民講到的“弱鳥先飛”,就是充分發揮意識能動性的體現,“飛”的意識至關重要,是擺脫貧困的內在動力,再結合“飛”的行動,才能真正擺脫貧困。扶志與扶智是核心和重點,唯有尊重人民主體地位,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人民的利益至上,激發貧困地區人口的主觀能動性,將“輸血”與“造血”有機結合,才能從根本上依靠自身力量改變貧窮落后面貌。

    其次,大扶貧格局繼承了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實質——對立統一的法則。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指出,勞動本身具有不可分割性,人民集體協作與分散勞動存在著本質上的區別。面對當前扶貧工作中存在的政府熱、社會弱、市場冷的局面;以項目帶動區域發展的扶貧策略無法有效覆蓋到眾多貧困戶家庭等問題,習近平在多次講話中強調統籌兼顧,綜合平衡,突出重點,帶動全局。就是當年毛澤東講到的十個手指彈鋼琴的方法解決矛盾:通過有效整合與協調各方利益,最大限度的調動整合資源,舉全社會之力,推動優勢地區、產業、人才向貧困地區進行資金、教育、金融、醫療等發面的對口扶持與對接。既要突出對貧困的整體性治理,落實中央關于扶貧的各項舉措,解決共性問題,又要善于從本地特殊情況入手,細微處著眼,用更務實的貼合本地實際的舉措破解特殊貧困難題。大扶貧理念強調運用唯物辯證法處理扶貧中整體與局部、長遠與眼前、系統與要素、全面和關鍵的關系,堅持兩點論與重點論的辯證統一。

    最后,大扶貧理念科學地把否定之否定規律運用于我國扶貧工作。制定以精準扶貧和大扶貧格局相結合的雙輪驅動戰略,是對以往扶貧思想的積極“揚棄”,既繼承了傳統扶貧思想的有益經驗,又摒棄了其中不適合解決當前扶貧問題的舉措,在繼承的基礎上發展創新,形成了中國特色的扶貧思想,突破碎片化、分散化的扶貧格局,豐富充實了馬克思主義貧困治理的理論體系,拓展了馬克思主義反貧困的方法與路徑。

    大扶貧理念對我國扶貧實踐的傳承與創新

    1.扶貧方式維度:救濟扶貧——開發扶貧——“兩輪驅動”扶貧

    回顧1982年-1986年中央頒布的五個中央一號文件看出,當時中央強調要高度關注群眾生活困難的“邊遠地區和少數民族地區”,扶貧瞄準的目標是貧困地區,而非個別貧困村和貧困戶。政府則是扶貧主體,“國家投資支持貧困地區發展交通”并“向未解決溫飽問題的地區撥出專項資金”,扶貧手段主要以單一的政府撥款為主,將扶貧資金直接發放給貧困農戶的救濟扶貧,通過經濟增長的“涓滴效應”來改善農村的整體性貧困,但對于提高貧困地區人口脫貧致富的能力幫助甚微。但是進入新世紀,農村貧困問題不再是個別地區的普遍式貧困,貧困人口出現越來越分散的趨勢,貧困原因復雜化,類型多樣化,救濟式扶貧的弊端,即貧困人口覆蓋不全面和資源滲漏等問題凸顯。到2004年-2007年,國家扶貧資源配置投向開始轉變為貧困村,即“扶貧到村到戶”,再到2008年開始提出開發式扶貧,強調通過鼓勵貧困戶參與扶貧項目管理,推動本地區經濟發展來帶動自身脫貧,行業扶貧和社會扶貧模式引入,扶貧主體與手段逐漸多維化。從2014年提出創新扶貧開發機制,提高扶貧精準度。到十九大提出大扶貧格局,以個體與區域并重的大扶貧格局正在形成。政府、社會和市場力量相互結合,共同參與。扶貧手段由單一開發轉向“兩輪驅動”。從“輸血式”到“造血式”再到“兩輪驅動”,將扶貧開發與社會保障相結合,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強化就業扶持力度,對無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全部納入低保范圍。此項轉變有利于解決個體與區域雙重扶貧措施缺乏針對性地問題,實現分類扶持,確保貧困人口全部實現脫貧。

    2.扶貧策略維度:大水漫灌扶貧——區域瞄準扶貧——精準扶貧

    回顧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先后經歷的從大水漫灌式的扶貧到精準扶貧的轉變。尤其是自2014年以后,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農村共結側結構性改革和鄉村振興戰略,經過幾十年的扶貧開發經驗總結,發現尤其是西部深度貧困地區是解決好“三農”問題的短板,面對自然環境極為惡劣,自身能力不足的貧困戶,靠以前“大水漫灌式扶貧”容易導致資源配置失效,覆蓋不完全和資源漏出問題并存,難以實現真脫貧。要解決這些深層次問題,必須更加精準的配置資源,提高扶貧的有效性,于是我國扶貧目標下沉到個體,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縣和貧困村,進行整村推進、勞動力培訓、移民搬遷、教育管理、金融扶持等在內的各種策略,將區域開發與更有針對性地幫助每一位貧困戶脫貧相結合,逐村逐戶分析原因,對癥下藥,進入精準扶貧階段,以提高脫貧攻堅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3.扶貧格局維度:政府主導扶貧——個體與區域并重扶貧——“三位一體”大扶貧

    我國扶貧開發起步于計劃經濟體制時期,政府作為主導力量,并未調動其他社會力量積極參與其中。如此單一主體一方面會導致扶貧資金投入不足,分配結構失衡,監管體制缺位,不利于扶貧資源的整合,更不利于發揮扶貧對象的主觀能動性與整個社會的參與積極性,市場尤其不能充分其活力和優勢。到新世紀,治理的概念被引入,我國扶貧開發模式也逐漸轉變為政府、市場、社會協同的“三位一體”大扶貧格局,這種組合式的扶貧激發了各方的活力,有利于集中扶貧力量,從內生和外援兩個方面助力貧困問題的治理,解決個體與區域并重扶貧無法精準對接,資源并未充分整合等問題。充分發揮各方作用,形成以政府主導、行業幫扶、社會協同、市場參與的扶貧開發大格局。

    當前扶貧開發已進入最后決勝期,在總結梳理我國扶貧經驗、方式、策略、格局的基礎上,深入理解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大扶貧理念,對原有扶貧機制體制,政策工具進行修補和完善,解決“錢和政策用在誰身上、怎么用、用的怎么樣”等問題,提高扶貧的精準度,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作者系中共蘭州市委黨校(蘭州市行政學院)文史教研部教師

來源: 蘭州新聞網 蘭州日報

辽宁站中国福彩网

關閉